红学:这句子谁断的对?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十回中李嬷嬷对宝玉说的一句话:“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

邓遂夫在校勘庚辰本时把它断为:“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他在校记中说:李嬷嬷这句话,在历来的通行排印本中,大约都因袭石印戚序本的圈点断句,将其标点为:“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这样断句最关键的区别,是把“那起狐狸”四字与前句连文作宾语。这对前句自然无损(亦无补),却改变了中间一句话的性质——似乎是在埋怨“(宝玉)那里认得我了?”这既不符合宝玉一直迁就和礼遇李嬷嬷的客观事实,也不合作者写这句话的原意。因为上文是写宝玉要李去问“别的丫头们”,以便证实袭人生病是实;李嬷嬷则说:“你只护着(袭人),那起狐狸(指别的丫头)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这才与前言后语贯通一致。

我认为邓先生此说站不住脚。李嬷嬷分明就是在埋怨宝玉,有前言后语为证。所谓前言,即宝玉“少不得替袭人分辨”(“护着那起狐狸”也);所谓后语,即李嬷嬷的话“把你奶了这么大,到如今吃不着奶了,把我丢一旁,逞着丫头们要我的强。”不是埋怨宝玉护着那起狐狸、不认奶娘又是何意?因此,这句话还是应断为:“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再者,这样也顺口。邓先生那样断,中间一句两个“那”,不上口,不像口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