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学:这句子谁断的对?(2)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十回中宝玉对黛玉说的一句话:“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

邓遂夫先生把它断为:“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没有个[人]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邓先生在校记中说:其中所补“人”字,各本皆缺,应属原稿本抄录者夺漏,却不能不补。试看新校本此语,径作:“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几不成文。

我认为,邓先生凭空所添的“人”字,无据亦无理。“我自然不敢管你”是宝玉回应黛玉“你管我呢”那句话,“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则是宝玉说:但是我不能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极明白晓畅的口语白话,即是现代人也一看便懂,为何不可,必要再加个人来看着黛玉呢?

邓先生说别人“几不成文”,他断的句子才叫人云里雾里呢!叫哪个人来看着,黛玉才不会作贱自己的身子呢?有谁比宝玉更心疼她呢?还有谁比宝玉能更让黛玉爱惜或作贱自己的身子呢?

《红学:这句子谁断的对?(2)》上有1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