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的歌

二十岁时,我们唱着李光羲的祝酒歌幻想着未来;三十岁时,我们吼着一无所有,憋着劲奋斗;四十岁时,我们唱着花心,与其说是相信不如说是期望花谢花会再开;五十岁时无歌可唱;过了六十,轻轻地哼着城里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