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入校四十年

我始终感谢邓小平,是他做出的当年就恢复高考的决定,改变了我们这群人的命运。时间证明,也对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产生了重大影响。

踏入郑大校门之前,我是我们县一个最偏远知青点的插队知青。七六年征兵,点上别的知青都参军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如果不是恢复高考,不敢想像我的一生是什么样子。

在校四年,正是改革开放之初,给人的感觉是日新月异。刚进校门时,还看到校园里有很多大字报,但是很快就被浓厚的学习氛围所取代。

青年人总是领风气之先。西边文科楼在周五晚上搞起了舞会,这边理科同学也有人去跳舞。有一次孙俊书记在全系大会上宣布:校领导要各系到舞场去领人,就我领的最少。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我们物理系功课之重、同学们学习之刻苦。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杨向东同学带到宿舍里的那台盒式录音机,最早的那种,日本产的,像一块黑砖头。里面放出的邓丽君的歌声,让我们领略了“靡靡之音”的魅力。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同学们的友爱。刚入校时,尚未实行食堂制,是以小组为单位端着盆去打饭,女同学总是让出很多饭菜给饭量大的男同学。在学校农场收麦时,曹联社同学身体好,肯出力,自然饭量也大。吃饭时,女同学都把碗里的肉挑给了他,结果他的碗里堆得冒了尖。

第一任班干部是学校指定的。大概是老师看我的履历表中有高中团支部宣传委员的经历,就让我这个浑身上下最缺少文体细胞的人负责班里的文体工作。这让我非常作难,又不好推辞。多亏徐长友老大哥和朱霖等同学的帮助和支持,我班的排球、篮球、长跑等活动也搞得有模有样。特别要感谢班里的女同学,冬季每天摸黑起来按时参加早操,真难为了她们。

时间过去了四十年,对于绝大多数同学来讲,此生已基本定型。回首来看,四年的大学生活对我们的影响是决定性的。它不仅给我们知识,给了我们生存和发展的技能,更培养了我们的思维能力,开阔了我们的视野,提升了我们的境界,赋予了我们独立思考、追求真理的科学精神,让我们有能力做一个真正的人。

信息论

信息是物质存在的表征。
存在即运动。没有不运动的存在,也没有无存在的运动。
我们怎样知道物质的存在?是通过物质的相互作用。
物质怎么知道相互的存在?是因为它们有相互作用。
相互作用是介子的运动。引力波就是引力子的运动。物质存在的表征就是引力场的变化,时空曲率的梯度。
人的感觉,诸如视觉,听觉,触觉,以及对温度的感觉,都源于光子。
信息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是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间的纽带和桥梁。
信息源于物质,由物质携带进入人的大脑。大脑通过对信息的采集,加工,生成新的信息。
人对信息的表达方式有两大类,语言和姿势。符号,文字,音乐,图画,是延伸的语言。表情是面部的姿势,舞蹈是全身的姿势。
姿势表达的信息通过光子进入别人的大脑。语言是大脑对信息的编码,由发声器官转换为空气振动的语音信号。
语言是一种符号。语音,音乐,文字,图画分别是这种符号的物化。用通信的行话讲,是用符号调制成信号,然后才能通过信道传递给信宿。语言,音乐要变成空气的振动,文字,图画要写在纸上,画在画布上,墙壁上。当然,它们都可以再通过二次编码调制,变成电磁场的振动电磁波,那就是电话,广播,电视,微信,网页,Email,等等。不过,它们都要通过二次的解调解码,最后还原为声波形式的语音或由光子传送的屏幕文字,画面,才能被别人接收。
真正理解了信息是什么,你就能认识到信息在劳动这种人类最重要的活动中的重要地位。
获取信息是进行劳动的必要条件。采集果实,狩猎,首先要知道果实,猎物在哪里。简单到生产铁钉,你就要了解钢铁的基本常识,铁钉的形状,规格,加工方法等。因此,信息的获取,加工,生产,交流,既是劳动的必要条件,也是劳动的重要内容。信息和劳动对象,工具等同样是生产力的要素之一。
工人在生产线上的活动是劳动,工程师的设计也是劳动,管理也是劳动。
理解了信息是什么,完善了劳动的概念,很自然地就理解了文学家,音乐家,美术家,舞蹈家,都是劳动者。政府官员作为社会管理者也是劳动者。因为他们都是信息的采集,加工,生产,交换者。
十八世纪的政治经济学家没有信息的概念,把劳动局限于物资的采集,加工。他们的劳动概念存在重大缺陷。那是时代的局限。
比机器更先进的生产工具是什么,比资本主义更先进的生产方式是什么?十八世纪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无法给出这些问题的答案。今天我们就能回答这个问题。比机器更先进的生产工具是智能信息网络,比资本主义工业化的生产方式更先进的是信息化的生产方式。新社会的曙光已经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