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遂夫先生的误校

邓遂夫先生在他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修订三版)中,将第六十六回贾琏不容柳湘莲悔婚时说的:“定者,定也;原怕反悔,所以为定”,校改为:“订者,定也;原怕反悔,所以为订”。并在校注中说:“各本皆同,当为原历次定本誊录之误。今以前后语意校改。历来之校印本均未校此二字。”
正是俗语说的,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却在阴沟里翻了船。
“定者,定也”,在训诂学中称为“同字为训”,也不是什么希见方法。
邓先生的校改自己都知道毫无根据,纯属擅改,且有蛇足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