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邓遂夫 [原]

邓先生:
您好!
刚拜读了先生校订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第1卷)。先生为使《红楼梦》、红学走下象牙塔所作的努力功德无量!颂词就不多讲了,下面有几个问题求教于先生:
一、先生在“校勘说明”中说:“本书的宗旨,在于以规范化的排印本面貌再现庚辰本自身的版本特色;其终极目标,亦不过力求恢复其原底本(即曹雪芹庚辰原本)的本来面目。故在参照其他各脂本作校订时,并不以单纯的文字优劣定取舍,凡勉强可通者,皆保持底本原貌”,按照此说,则小如第二回校记37、第三回校记13、57、第十六回校记27等,大如八十回还是七十九回,就应该保持底本原貌吧?
二、对第1卷中的几处校改,有些个人陋见,不揣浅谬,请先生指教:
1.第三回校记39:既然“炕沿上却有两个锦褥对设”,“东边上椅子”有何不可?“边上”正是至今尚鲜活的口语。
2.第六回校记18:当时银子和钱本就是两码事,说钱,就是说论串、论吊、论贯的铜钱,没有和银子“混同”之说。显而易见,雇车也决使不着银子的。因此,加“串”字乃多余也。
3.第十四回校记12:或为“派”字。“作派”,行事派头、风格之谓也。
4.第二十回校记7:我认为断为:“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既顺口,又与前言后语贯通一致。所谓前言,即宝玉“少不得替袭人分辨”(“护着那起狐狸”之说也);所谓后语,即李妈妈的话“把你奶了这么大,到如今吃不着奶了,把我丢一旁,逞着丫头们要我的强。”不是埋怨宝玉护着那起狐狸又是何意?
5.第二十回校记28:我认为“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为好。“个”指代“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一事。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不能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极明白晓畅的口语白话,即是现代人也一看便懂,为何不可,必要再加个人来看着黛玉呢?
三、有几处显系排校错误,请先生明察:
112页,倒数第9行,令,今。(前为误,后为正,下同)
164页,第12行,贩,败。
165页,第4行,涯,伦。
171页,第11行,已,己。
174页,倒数第12行,庭,廷。
291页,倒数第10行,梁,粱。
305页,第4行,仗,杖。
305页,第9行,锁,琐。
312页,第6行,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应为正文,误排为夹注。
315页,倒数第11行,多一“钟”字。
334页,倒数第9行,缺一“蘼”字。
348页,第2行,淑,溆。
375页,倒数第6行,撅,噘。
389页,倒数第12行,般,搬。
406页,第8行、倒数第3行,坚,竖。
407页,第7行,多一“[”号。
请先生原谅我的冒昧。

闻家乡荷开[原]

阿囡短信来:
“荷花已开。”
一霎时,
盈盈家乡水,
都入胸怀。
千亩荷塘,
团团亭盖,
风送清香沁心脾,
摇曳红艳满目彩。
酒酣下兰舟,
再把莲蓬摘。
阿囡又问:
“何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