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什么人值得等待 [原]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像那项羽何等英雄,待到被困垓下,歌别虞姬,被韩信逼到江边,自思无颜见江东父老,拔剑自刎。
我等庸常之辈,苟且营营,终日如蝼蚁般为衣食忙忙碌碌,何德何能,岂敢望其项背。

你好!上班无事时,用什么打发时间呢?看报?读书?不会是看电视吧?
中央台正在播韩剧《人鱼小姐》,故事编的真实生动,情感描写真切细腻,爱与恨、幸福与痛苦,都演绎得非常张扬。看着剧中人物的爱情起伏跌宕,想起自己半生情感经历,也不免心生感慨呀!我等庸常之辈,无才经国济世,却也在滚滚红尘中混了些儿女情长,不知此生可谓枉还是不枉?
近三十年未见面的同学们在酒桌上打趣说:“你害了不少女同学呀!”可是,实际上我那时完全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傻小子,对男女情感的事虽不是完全无知,至少也是不开窍呢!

绵山归来

专家说:今晚的月亮将是年内最圆最亮的。
东坡先生问:明月几时有?诗仙道:举首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境界,你有体会吗?

四十八年空白头,英雄气短儿女情。世事坎坷身心累,管它沧浪浊与清。
既无东篱可采菊,闲钓难觅严子陵。果腹何妨五斗米,首阳山黄绵山青。

磻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