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许可、服务平台

广播电视传输保障法:
应体现以人为本,规定公民有收听收看的权利、有选择广播电视节目的权利。广播电视节目开办者有义务向公民提供他所要求的广播电视节目。这要求:一方面,任何一位公民提出收听收看任何一个广播电视节目的要求,广播电视部门都应给予满足;另一方面,广播电视部门不能强制性的向任何公民传送他拒绝接受的节目。这就是要保障公民的知情权,限制广播电视部门目前作为我国舆论霸主的“话语霸权”。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制定并发布的《广播电视有线数字付费频道业务管理暂行办法》(试行)第八条规定:“开办付费频道,应经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批准;未经批准,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擅自开办付费频道。下列机构可以单独或联合申请开办付费频道:
  (一)中央、省级、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的广播电视播出机构;
  (二)经批准设立的广播影视集团(总台);
  (三)经特殊批准的其他中央广播影视机构及其他拥有节目内容资源独占优势的中央单位。”和第十六条:“付费频道由开办付费频道的广播电视播出机构或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批准成立的付费频道集成运营机构播出,并由集成运营机构集成。”不符合《广播电视管理条例》第十条的规定:“广播电台、电视台由县、不设区的市以上人民政府广播电视行政部门设立,其中教育电视台可以由设区的市、自治州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设立。其他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广播电台、电视台。”剥夺了县、除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之外的市人民政府广播电视行政部门及其设立的广播电台、电视台开办、播出、集成付费频道的权利。第十三条设立的《广播电视付费频道许可证》无法律依据,违反了《行政许可法》。
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发布的《关于申办全国性广播电视有线数字付费频道集成运营机构的通知》规定:“一、中国电影集团公司、中广影视网络传输有限责任公司和省级广播电视播出机构、广播影视集团(总台)可以单独或联合申请开办全国性付费频道集成运营机构。
    二、申请开办全国性付费频道集成运营机构,应当提交以下材料:
    (一)开办申请书;
    (二)省级广播影视行政部门审核同意的意见。联合申办的,还须提交各方所在地的省级广播影视行政部门审核同意的意见。
    (三)可行性研究报告。主要内容须包括:
    1、申请单位2003年度的基本情况、财务状况等;
    2、自有的投入资金、来源、持续保障以及未来合作计划;
    3、主要管理人员、专业人员、运营场地;
    4、技术条件、技术方案以及集成服务容量等;
    5、播出和传输安全保障方案、管理方案及与监管机构连接的方案;
    6、总体运营方案和发展规划;
    7、筹备计划。
    三、中国电影集团公司、中广影视传输网络有限责任公司直接报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审批;省级广播影视单位申办的,应经省级广播影视行政部门审核同意后,报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审批。联合申办的,经申请各方所在地的省级广播影视行政部门审查同意后,由集成运营机构所在地的一方报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审批。”实质上是在设立新的行政许可项目,违反了《行政许可法》。
国家广电总局发布的《建立有线数字电视技术新体系的实施意见》对服务平台的定位是:“直接面向最终用户提供接入服务。主要任务是:在有线电视分配网前端将各节目平台的数字节目与本地节目集成在一起,根据各节目SI信息,生成完整的服务信息和电子节目单,经过本地加密后送入分配网。按照用户订购单给用户机顶盒授权开通节目。向节目平台和监管平台提供相关用户管理信息。负责本地网技术维护、服务用户、管理用户、发展用户、开拓市场。” 明确地规定服务平台的运行主体为:“分别由直辖市有线电视网络公司(中心)、拥有一定规模和用户数量的有线电视分配网的省和地(市)网络公司(中心)建立。集成中央和省节目平台地数字电视节目、卫星电视节目、本地节目,经过本地加密后送入有线电视分配网,授权用户在接收端通过数字机顶盒接收。不得自办节目。”在技术要求中规定:“服务平台对节目平台送来的数字电视节目传输流,可按照总局颁布的有关规范采用解密或不解密模式。”
国家广电总局制定的《广播影视数字发展年工作要点》中指出:“实现有线电视数字化,服务平台是基础。要积极鼓励在有条件的市地以上分配网建立服务平台,开展数字电视接入服务,同时建立用户管理、运行维护等运营支撑体系。探索建立有线数字电视结算与电子支付体系,形成适应数字电视发展需要的广播电视运行机制。”
张海涛在2004年CCBN主题报告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中央和省的主要优势是节目,市地县的主要优势是用户。我们要充分发挥节目的龙头优势和用户的基础优势,充分调动各方面的积极性,统筹各方面的利益,明确各自的发展空间,推动广播影视全面协调发展。”“市地县是我国政权的基础,是我国广播电视发展的基础。我国13亿人口,9亿在农村,“三农问题”突出,这是我国的基本国情。全国有广播电视发射台转播台7万多座、卫星接收站82万座,主要分布在市地县,市地县承担着转播中央和省级节目、为9亿农民覆盖的重要任务,任务很重,但收入低,市地县处在整个广电产业链的下游,县一级的收入在全国广电系统总收入的比例不到20%。农村仍是我国广播电视发展的薄弱环节。我们要按照国家确定的“多予、少取、放活”的政策和城乡统筹的要求,保证存量,开发增量,共同发展,充分发挥、保护和爱护市地县的积极性,切实加强市地县的基础地位和作用。市地县不仅是广电事业建设的重点,也是广电产业开发的关键。”“产业化发展必须遵循市场规律,要在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内,在广电系统内适度竞争,适度开放,打破系统内单位、部门、地区对资源的垄断,按照现代企业制度、现代产权制度的要求,构建以节目为龙头,以用户为基础,以资本、业务、网络为纽带的运营主体,充分发挥广电自身特点和系统优势,充分利用社会和市场的力量,以业务发展为切入点,在数字化、网络化、产业化结合上做文章,努力拓展新的增量发展空间,不断提高广电服务水平、管理水平和产业发展水平,形成良性循环、共同繁荣、可持续发展的良好局面。”

谁之过?

这几天,广播电视正在进行每年一度的播出机构年检。检查的主要内容是播出机构的台名、呼号、台标、节目套数和节目名称是否符合广电总局的规定,职能转变是否到位,是否按照要求转播了中央和省台的节目,广告播放、境外卫星接收整顿情况,还有县级台是否参加省局的统一供片等等。符合规定的视为合格,下一步换发播出机构许可证,不合格则不给发。
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年检是有法律依据的:广播电视管理条例。没有许可证的播出机构是非法的!在行政许可法即将生效的今天,会不会成为非法台成了一些县级台甚至地市级台惴惴不安的问题。
广播电视是党和政府的喉舌,怎么会非法呢?
这就是广电总局作的祟,自己人干起了自己人。
本来,广播电视管理条例允许县级办广播电视,对节目套数也无限制,地市级就更不用说了。
但是,广电总局搞了一个播出机构职能转变,要谁转变?就是县和地市级。规定县级台取消自办节目,只能在省台办的公共频道里预留的时段插播当地新闻、专题节目,工作重点转为转播好中央的节目。地市级只能有一套自办节目,多办的必须取消。
为什么要转变的只是县和地市级?法律依据何在?鬼才知道!
县委、县政府也是中国共产党、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级政府,办广播电视、有自己的喉舌、宣传工具,合理又合法,碍着谁的事了?讨了谁的嫌了?圈内人心知肚明!
中国的事情就是这样,官僚机构看着领导颜色搞出的这样的官僚事情,脱离实际,遭到广泛抵制,还要硬着头皮硬撑下去。
咳!理解理解,他们也有一肚子苦水呀,乌纱帽攥在人家手中,那才是最要紧的事啊!
要说还有别的原因,那就是中央电视台。总局不愧是中央台的总局,一分钱不用花就打倒了一批竞争对手(别小看了县级台,他们是地头蛇,新闻不是有一个贴近性的原理吗),扩大了自己的覆盖(那可是直接市场占有率),这几个小子替爷儿们考虑得还挺周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