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体制的窘境

广电体制的窘境
广播电视曾自诩为“最现代化的、功能强大的宣传工具”,长期以来以“党和政府的喉舌”自居,九十年代曾一度向电信叫板,唬得电信赶忙祭起“重复建设”的紧箍咒,真的把广电当成是威胁后门的一只狼。谁知几年过去,电信行业突飞猛进,固话、移动用户先后过亿,短信业务量连年翻番,互联网用户几乎年年增长千万。反过来看广电行业,什么集团化,什么网络整合,什么市县职能转变,甚至是数字电视这样的好东西,哪一样搞出了点名堂?现在广电行业的收入连电信的零头都不及,电信早就明白了,前几年不过是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什么广电,根本不用把他们放在眼里。
广电把体制问题叫喊了多年,一直吹嘘着要做强做大,效果如何呢?实际是体制问题越来越突出,中央、省、市、县各级广电部门为了各自的利益在分道扬镳的路上越走越远。有人就说:现在国家广电总局是中央电视台的总局,省局是省电视台的省局。典型的事例就是节目监管平台,省局只管省台的节目,不管中央的节目,完全可以做在一起的东西,偏偏要各弄各的,哪怕浪费资源、浪费人力物力。总局扯着政治任务的旗子压着各地为中央台做覆盖,省局同样也压着各地为省台做覆盖,实际上背后都是经济利益在相当程度上发挥着作用,覆盖搞大了广告收入就上去了呀!可是做覆盖是要花钱的呀,市、县这些基层广电部门承担了中央、省级台覆盖投资的相当大的部分,许多基层部门是用自己创收的钱来为中央、省台做覆盖。有个县广电局发动职工集资购买转播省台的发射机。但是,有人就提出:播新闻时你是喉舌,播广告时你还是喉舌吗?要地方无偿的为你做覆盖也罢了,反过来还要千方百计的限制地方广电的发展,搞什么职能转变,不许县级办节目,不许地市级以下做数字节目平台,左一道禁令,右一道禁令,把市、县搞死了,你就能做强做大?不知是谁的脑袋里进了水!
广播电视是社会意识形态,是国家主流媒体,是喉舌,但不要忘了它也是大众传播,也是大众文化。民间的东西总归要走进民间。在基层搞实际工作的那些人可能不会在理论上给你说出个一二三,但是事物发展的规律会左右着他们的脚往那个必然的方向走,使绊子、设陷阱不过叫大家多走点弯路罢了。因此,不要再作一统江湖的美梦,美国传媒大亨的榜样在当今体制下是学不成的。小河有水大河满,这句土话同样值得广电人仔细思量

三网融合

洛阳广电网络的CABLE MODEM已经开通了,数字付费电视不声不响的已经发展了几百户,IP电话就在身边,——“三网融合”的时代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