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瞰天山

在万米高空俯瞰天山,给人的感觉是震撼!
洁白的博格达峰傲立苍穹,绵延数百公里的天山山脉拱卫在他的脚下,其势峻如刀刻,冰雪融化形成的冲积扇在天山北麓展开,一块块方方正正的农田,金黄、碧绿,整齐如画,美!非常遗憾的是登机前把相机借给了别人。

又见深圳

六年后,又到深圳,惊讶他的变化。
初到深圳,感叹他的天蓝、草绿、花儿盛开,路很宽敞,车也高档,从不塞车;市面上人不多,行色匆匆,每个人都在勤奋工作,每个人都在努力挣钱,让我们内地来的人感受到他的勃勃朝气,真是一座昂然奋飞的现代化城市。
又到深圳,高楼添了很多,汽车却添得更多,依然天蓝草绿、处处鲜花,然而,街上人潮汹汹、车流汹汹,感觉少了什么。
也许,一座城市也像一个人一样,从少年走到中年,成熟了就掩盖了他的纯真。

西北行

上个星期,为一件公事往甘肃、青海跑了一趟。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西北高原,第一次看到戈壁沙漠。
飞机越过秦岭之后,机翼下的景物就换了色调。
春风尚未吹到这里,黄土高原上依然枯黄的草,刚刚吐出嫩芽的树梢,依然料峭的寒风。
在由兰州通往西宁的高速公路上,就能够看到南方天空下积雪覆盖的山顶,那是青藏高原的边沿。倒淌河、日月山,当地人向我们讲述文成公主美丽动人的故事。翻过日月山,就是辽阔的高原草甸,羊群、牦牛,尚未苏醒的草原,水天一色的青海湖。鸟岛上正在繁殖季节的鸟儿们忙碌着、吵嚷着。白色的棕头鸥、黑色的鹭鹚、黄色的斑头雁,真是漂亮极了!
行程转到敦煌,在穿过戈壁的公路上,凛冽的风把滚滚黄沙吹过路面,汽车就像是在横越黄河。只有一簇一簇的骆驼刺在茫茫戈壁上点缀着星星点点惨淡的绿色。令人感叹的莫高窟,叫人惊奇的月牙泉。当我们离开的那天,终于下了一点雨,虽然很小,但是,草开始泛绿了,树叶长大了、展开了,绿色在扩展。

登唐恭陵

工作途中,顺便来到唐恭陵。正是晚秋时节,西风飒飒,衰草瑟瑟,拾级而上,站在高高的王陵顶,四顾而望,夕阳如血,已近地平线,南面是巍巍嵩岳,北边是悠悠伊洛河,旷野之中,三五农夫在耕种。俯首近观,王陵在平川上拔地而起,雄浑巍峨,陪葬妃子墓,守卫王陵的角楼,还有东西南北四座门楼,遗迹依然。更有墓道两侧的雕像,历经千年风霜,个个耸立如初。不免慨叹,真乃盛唐气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