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河边的鸟

DSC03213

DSC03207

DSC03200
今天中午,太阳很好,只有微微的风。不舍得错过这样暖洋洋的冬日,背起相机,一路走到洛河边,投入大自然的怀抱。

回归儿时梦想

已经进入经常回忆的年龄。但是,尚未到只有回忆的时候。
想起了儿时从被磁铁吸引,到能自己DIY一个耳机(挂在有线广播线上听广播),再到从自己做的单管 无线电广播接收机里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最后把无线电变成了自己的职业。
想起了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们国家开放业余无线电活动,第一批加入协会,从收听台开始到取得发射资格,还是自己做的十米短波手机、40米SSB发射机等等,终于发射出去自己的电波,实现了儿时的梦想。
后来,生活的压力挤走了业余的爱好。工作的变动迫使自己把那些电阻电容、板板盒盒装进了储物箱,锁进了储藏室。
人生爬到了山顶,风景成为脚下。儿时的梦想又回到脑海,萦绕不绝。几次走进储藏室,搬出心爱的宝贝,擦擦灰尘,鼓捣一会儿。无奈条件不允许,按下心中的骚动,又把它们小心翼翼地放进储物箱。
转眼又是两年,到了今年春天,终于下定了决心,找回一些属于自己的生活,重拾儿时梦想。

人生之路,说长亦长,说短亦短。上山艰辛,下山更要当心。不论上山还是下山,尽量多看到一些更斑斓的景色吧!

感谢各位光临过的朋友们

今天看到我的博客点击量超过了2000,挺欣慰.咱既不是名人,又没有那些男女啊MM啊性啊XX啊等等之类吸引眼球的东西,愿意光临的都是真朋友。加上自己天天为衣食所累,博客做得也不好,朋友们肯光顾,的确是赏脸了,因此,真诚地感谢朋友们!

旧相册

上周,一位中学时的同学出差路过,在路上就打电话相约见面。一晃三十多年了,未曾谋面,一见面,便感慨似水流年哪!

周末,暑热的天,那儿也不愿去,一个人在家里翻出了旧相册。儿时,家里穷,极少照相,相册里只有一张百天婴儿照,父母还特地让画上了彩色——毕竟是家里的长子、长孙吗,得第一个儿子,那是格外高兴的。后来,在整个童年、少年时代,记得的,一是大概在五岁左右,母亲的同事们合影留念,母亲抱上了我。早先还见过这张照片,但是离开家乡二十多年来早已不知弄到哪里去了。再就是到了高中将要毕业的时候了。那时,同学们大都在十八岁左右,有的甚至是从儿时的玩伴一直同窗到高中,毕业后就要下乡,走上社会,分散到天涯海角,自然很留恋。不像现在,互相送纪念册啊、纪念品啊、临别赠言啊什么的,就是若干好友相约照个相,因此留下了几张照片。再往后翻,就是大学时代,物理实验中,光学课程列有摄影这一实验项目。那时候,照相机还是奢侈品,个人几乎都还没有,亲手拍照、冲卷、洗印,对大家来说都很新鲜,所以这个实验很受欢迎,大家争先恐后,满校园里取景、拍照。工作、成家几年后,手头稍感宽裕,自己就买了一架便宜的长城牌相机,先是用黑白卷,然后是彩色卷,慢慢的相册里就装不下了。进入二十一世纪后,不再用相册了,因为有了数码相机、数码伴侣,家里又有电脑,可以尽情地拍,……

翻着那些旧相册,心里就想,一定抽时间把这些照片翻拍为数码的,以免再丢失损坏,它们都是宝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