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湘莲为何悔婚

《红楼梦》第六十六回,柳湘莲向贾宝玉咨询与尤三姐的婚事,一听说尤家姐妹在宁府待过,马上就说,你们东府里恐怕只有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我不做这剩忘八”!立马反悔了已与贾琏约定的婚事。脂本石头记在此有一条墨批,称“剩忘八”为奇中更奇。

什么是“剩忘八”呢?
假若柳湘莲娶尤三姐在先,尤三姐偷汉子在后,那柳湘莲就是“新鲜的”忘八。而若尤三姐偷汉子在先,柳湘莲再娶自然就给自己戴上“剩忘八”的绿帽子了。虽然都是“忘八”,那“剩的”自然比“新鲜的”还要次一等。因此柳湘莲决意反悔。

邓遂夫先生的误校

邓遂夫先生在他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修订三版)中,将第六十六回贾琏不容柳湘莲悔婚时说的:“定者,定也;原怕反悔,所以为定”,校改为:“订者,定也;原怕反悔,所以为订”。并在校注中说:“各本皆同,当为原历次定本誊录之误。今以前后语意校改。历来之校印本均未校此二字。”
正是俗语说的,多少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却在阴沟里翻了船。
“定者,定也”,在训诂学中称为“同字为训”,也不是什么希见方法。
邓先生的校改自己都知道毫无根据,纯属擅改,且有蛇足之嫌。

再读石头记庚辰校本

再读《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修订三版),又发现了一些校排错误,列于下:

114页第9行,多一“V”字。

225页倒数第13行,“伺”应为“伺”。

343页倒数第13行末、第11109行首,墨夹小字串行。

360页第8行,朱旁小字“卿,”应在“湘云、探春二”后。

398页校注2728内容交错。

403页第4行首,“观”应在“者实实”前。

石头记庚辰校本修订三版致邓遂夫先生

尊敬的邓先生:

    您好!

    惠赐《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修订三版)》早已收到了,迟复为歉。我不过是千千万万喜爱《红楼梦》的普通读者之一,蒙先生如此厚爱,甚感荣幸!

    收到书后,即于工作之余,认真拜读,深感先生推出“脂评校本丛书”,实可誉为红学史上划时代之举。正如先生在“导论”中所说的那样,对于红楼梦这样一部伟大的文学巨著、奇书,单读小说正文,拟或单读脂批,都难以读懂红楼梦,而让雪芹、脂砚慨叹“谁解其中味”!从我个人的读红体验,虽然自初中时首次通读红楼梦,其后陆续通读在十次以上,但是,只有在读到先生的“甲戌校本”后,我才真正开始有入门的感觉。因此,先生让红学走出象牙之塔,真乃功德无量!

    作为喜爱红楼梦的普通读者,我们与先生有共同的期望,“尽可能实现零差错”,以慰雪芹与脂砚。所以,再次不揣浅陋,将阅读中发现的个人以为应校改之处列出如下,供先生参考:

85页,《好了歌》第5行“今”应为“今”。

252页第15行,“合贯连”,第303页,第13行,“文字(影印本为荀)楔”,两处“笋”字皆应为“”,以榫卯密切相合喻文字前呼后应、天衣无缝。

305页第3行,“今儿可尽力瞧了再瞧。什么稀罕物儿?也不过是这么个东西。”断为:“今儿可尽力瞧了,再瞧什么稀罕物儿,也不过是这么个东西。”觉得更顺一些。对主人的“命根子”嗤之以鼻:“什么稀罕物儿?”有悖奴仆身份,与袭人多次护玉之情节不合。“再瞧什么稀罕物儿也不过是这么个东西”,既夸耀了宝玉为真正“稀罕物儿”,又显耀了自己“常守常见视为平物”。

452页第4行,“为直宝玉”应为“”。

512页倒数第13行,“薛姨”也应如第三十五回改为“薛姨”。

628页倒数第1行,“花团锦”应为“花团锦”。

641页第17行,“绛轩”应为“绛轩”。

680页第12行,第718页第7行,第829页第3行,应将“”字均改为“”。

756页倒数第12行中的问号应为句号。

775页第8行,“金箍”应为“”。

823页倒数第2行,“”应为“”。

843页第13行,“昏”应遵原文“昏”。《辞源》“眊”字条:“目不明,…引申为昏愦,糊涂。老年,同‘耄’。”

901页倒数第12行,“谁又有不是了”应为“谁又有不是了”。

1170页倒数第10行,“去肉中刺”应为“”。

1170页倒数第9行,“谁的刺”应为“〔谁的〕刺”。

如有冒昧,请先生原谅!

 

                              77日于洛阳

红学:这句子谁断的对?(3) [原]

第42回末尾,写黛玉笑乱了头发,宝钗叫她转过身来,帮她拢上去,“宝玉在旁看着只觉更好不觉后悔不该令他抿上鬓去也该留着此时叫他替他抿去”。
邓先生断为:“宝玉在旁看着,只觉更好[看]。不觉后悔,不该令他抿上鬓去,也该留着此时叫他,替他抿去。”邓先生在校记中这样说:“也该留着此时叫他,替他抿去”,则是指宝玉忽然觉得自己也该像宝钗那样,到此时才告诉黛玉“两鬓略松”,这样就可以由他亲自去“替他抿”了。此所谓典型的想入非非也。
我认为还是其它校本断的好:“宝玉在旁看着,只觉更好,不觉后悔不该令他抿上鬓去,也该留着,此时叫他替他抿去。”“只觉更好”的意思是宝玉觉得钗黛和睦亲密更好(看什么看?对宝玉来说还有什么比黛玉更好看的),因此下文“该留着叫宝钗替他抿去”顺理成章。
况且,宝玉的姐姐妹妹们一再告诫:如今都大了,不可再像儿时动手动脚的。若像邓先生说得那样,在众人面前由宝玉来给她抿头发,黛玉干吗?前文宝玉也只敢偷偷地给黛玉使了个眼色而已。
真不知是谁在想入非非?

红学:这句子谁断的对?(2)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十回中宝玉对黛玉说的一句话:“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

邓遂夫先生把它断为:“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没有个[人]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邓先生在校记中说:其中所补“人”字,各本皆缺,应属原稿本抄录者夺漏,却不能不补。试看新校本此语,径作:“我自然不敢管你,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几不成文。

我认为,邓先生凭空所添的“人”字,无据亦无理。“我自然不敢管你”是宝玉回应黛玉“你管我呢”那句话,“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则是宝玉说:但是我不能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极明白晓畅的口语白话,即是现代人也一看便懂,为何不可,必要再加个人来看着黛玉呢?

邓先生说别人“几不成文”,他断的句子才叫人云里雾里呢!叫哪个人来看着,黛玉才不会作贱自己的身子呢?有谁比宝玉更心疼她呢?还有谁比宝玉能更让黛玉爱惜或作贱自己的身子呢?

红学:这句子谁断的对?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二十回中李嬷嬷对宝玉说的一句话:“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

邓遂夫在校勘庚辰本时把它断为:“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他在校记中说:李嬷嬷这句话,在历来的通行排印本中,大约都因袭石印戚序本的圈点断句,将其标点为:“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这样断句最关键的区别,是把“那起狐狸”四字与前句连文作宾语。这对前句自然无损(亦无补),却改变了中间一句话的性质——似乎是在埋怨“(宝玉)那里认得我了?”这既不符合宝玉一直迁就和礼遇李嬷嬷的客观事实,也不合作者写这句话的原意。因为上文是写宝玉要李去问“别的丫头们”,以便证实袭人生病是实;李嬷嬷则说:“你只护着(袭人),那起狐狸(指别的丫头)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这才与前言后语贯通一致。

我认为邓先生此说站不住脚。李嬷嬷分明就是在埋怨宝玉,有前言后语为证。所谓前言,即宝玉“少不得替袭人分辨”(“护着那起狐狸”也);所谓后语,即李嬷嬷的话“把你奶了这么大,到如今吃不着奶了,把我丢一旁,逞着丫头们要我的强。”不是埋怨宝玉护着那起狐狸、不认奶娘又是何意?因此,这句话还是应断为:“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再者,这样也顺口。邓先生那样断,中间一句两个“那”,不上口,不像口语。

致邓遂夫 [原]

邓先生:
您好!
刚拜读了先生校订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第1卷)。先生为使《红楼梦》、红学走下象牙塔所作的努力功德无量!颂词就不多讲了,下面有几个问题求教于先生:
一、先生在“校勘说明”中说:“本书的宗旨,在于以规范化的排印本面貌再现庚辰本自身的版本特色;其终极目标,亦不过力求恢复其原底本(即曹雪芹庚辰原本)的本来面目。故在参照其他各脂本作校订时,并不以单纯的文字优劣定取舍,凡勉强可通者,皆保持底本原貌”,按照此说,则小如第二回校记37、第三回校记13、57、第十六回校记27等,大如八十回还是七十九回,就应该保持底本原貌吧?
二、对第1卷中的几处校改,有些个人陋见,不揣浅谬,请先生指教:
1.第三回校记39:既然“炕沿上却有两个锦褥对设”,“东边上椅子”有何不可?“边上”正是至今尚鲜活的口语。
2.第六回校记18:当时银子和钱本就是两码事,说钱,就是说论串、论吊、论贯的铜钱,没有和银子“混同”之说。显而易见,雇车也决使不着银子的。因此,加“串”字乃多余也。
3.第十四回校记12:或为“派”字。“作派”,行事派头、风格之谓也。
4.第二十回校记7:我认为断为:“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既顺口,又与前言后语贯通一致。所谓前言,即宝玉“少不得替袭人分辨”(“护着那起狐狸”之说也);所谓后语,即李妈妈的话“把你奶了这么大,到如今吃不着奶了,把我丢一旁,逞着丫头们要我的强。”不是埋怨宝玉护着那起狐狸又是何意?
5.第二十回校记28:我认为“只没有个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呢”为好。“个”指代“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一事。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不能看着你自己作践了身子。极明白晓畅的口语白话,即是现代人也一看便懂,为何不可,必要再加个人来看着黛玉呢?
三、有几处显系排校错误,请先生明察:
112页,倒数第9行,令,今。(前为误,后为正,下同)
164页,第12行,贩,败。
165页,第4行,涯,伦。
171页,第11行,已,己。
174页,倒数第12行,庭,廷。
291页,倒数第10行,梁,粱。
305页,第4行,仗,杖。
305页,第9行,锁,琐。
312页,第6行,往皇帝身上使罢了;谁家有那些钱买这个虚热闹去!”应为正文,误排为夹注。
315页,倒数第11行,多一“钟”字。
334页,倒数第9行,缺一“蘼”字。
348页,第2行,淑,溆。
375页,倒数第6行,撅,噘。
389页,倒数第12行,般,搬。
406页,第8行、倒数第3行,坚,竖。
407页,第7行,多一“[”号。
请先生原谅我的冒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