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百年

辛亥革命一百年了。中国人的习惯,在纪念的时候才会重新想起,先贤孙中山先生的遗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一百年过去了,革命成功了吗?民有、民治、民享
我不是说政治体制什么的,我是想每个人、每个个人,人之为人的那些基本权利,我们享受到了多少?事关每个人自身权益的那些事,我们的知情权、发言权、选择权有保障了吗?有没有一家独立的媒体向我们传递应该我们知晓的信息、表达我们的诉求?有什么机制、渠道让我们进行对公共事务的抉择?

朋友们好

今天回来,看到网站公告,要瘦身回归博客,很高兴。这里是我第一次加入博客的地方,有感情,也留下了很多脚印。期望他长久、兴旺,有很多很多的朋友。不要像雅虎,半道上把大家给甩了,真不够意思!

雷声隆隆

非常难耐的闷热了几天,这会儿,雨终于在隆隆雷声中落下来了。

周老虎被打趴下了,全国人民怎么都感觉着被忽悠了。

瓮安的局座给掀一边去了,瓮安的老百姓头顶上可以见青天了?那些被强拆的人、蒙冤屈的人!

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不怕人戳脊梁骨,不怕被万民唾弃,不怕在半夜里被良心谴责,也不怕子子孙孙遭报应,甚至不怕当世报应——“不要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

问题是,这样的人,是谁让他们骑到了人民头上?

这篇日志原本于7月4日发表在某国际网站的中文网页上,今天却发现被删掉了。本来是随手记随感,草芥一样的东西,并不想让它流芳百代,被人无端删去,心里却生了气。跑到上海杀警的那位杨先生也是这么小心眼么?

民主与信息化

实现民主的前提条件是人民享有充分的知情权,培养“知情公民”;实现民主的必要条件是保证人民享有充分的表达权,也就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总之,就是实现信息的自由传播。

蒙蔽、欺骗人民,实行愚民政策,封锁信息,搞舆论一律、“思想统一”,这些都是专制制度的特色。不管它怎样标榜民主、自由,统统是假的。

人类社会的未来是信息社会,专制制度必然要灭亡。新的先进生产力是以信息化、网络化的智能生产工具为标志,新的生产方式是信息化生产。信息社会的基本特点是信息的自由传播和充分共享。信息将取代资本的地位,智能生产工具将全面取代人的体力劳动,人的精力将集中于创造性劳动和自身的全面发展,人将不再是劳动的奴隶。

现代化不是单纯GDP的增长,小康社会不是吃饱穿暖——那是在饲养动物。

如此浪费

几个数字:

据报道:2004年,中国公车支出4085亿元,公款吃喝3000亿元,公费出国3000亿元,以上”三公”消费占中国财政指出的1/3以上.

据世界银行估算,中国”七五”至”九五”期间政府投资的失误率为30%,另外,大量的国债用在没有回报的形象工程上.

据<法制晚报>2006年10月18日报道:中国建筑的平均寿命仅30年,建了拆,拆了又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建筑浪费国家.而发达国家的建筑平均寿命为130年.

据<南风窗>2004年8月16日报道:2003年经过对526个使用国债资金的城市基础设施项目审计发现,在已建成的320个项目中,有32个没有运营,18个试运营,69个没有达到设计生产能力,34个存在严重问题,各项问题率达到50%.

大多数国有工程项目开工前没有像样的”可行性报告”,作为下级的设计院不可能说”不可行”,于是,投资黑洞数不胜数:

广州乙烯投资80亿,无法形成规模;

中州铝厂投资19.8亿,负债35.2亿;

中原药厂投资13.26亿,负债30.6亿;

珠海机场投资95.6亿,没有几个乘客;

荆襄化工投资40亿无人收场;

二滩电站过木道工程耗资12.6亿元,被废弃;

川东天然气氯碱工程损失13亿元;

投资5.6亿元的牡丹江煤气工程因盲目建设而停产;

黑龙江子午胎项目投资十几亿,建成后每年亏损3亿元;

投资5亿元建成的辽宁子午胎项目一运营就陷入困境;

投资几十亿的沈阳浑南市场报废;

吉林化工花几十亿元建成的阿尔法-高碳醇项目产品没销路;

投资30亿的吉林一号工程”大液晶”项目刚建完即陷入困境;

… …

读了这些数字,你有何感想?

恐怕大多数中国人连想都不敢想,那可都是多少亿多少亿的啊!

是什么问题所导致?

是必不可少的”学费”?

是决策失误?

是没有贯彻科学发展观?

为什么只听到这些领导人决策者管理层的辩解?为什么听不到社会的声音?

以史为鉴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中国的农民,从陈胜、吴广,到李自成、洪秀全——
陈胜吴广反抗秦始皇的专制暴政,揭竿而起,天下响应,然后是刘邦作了新皇帝。
李自成攻进了北京,崇祯吊死煤山,他自己做了皇帝,然后呢?满清入关
洪秀全定都金陵,建立了太平天国,他自己做了什么?还是皇帝!而且,不论从政治家的角度,还是老百姓的角度去看,恐怕都是比康熙更坏的皇帝!他成不了刘邦、赵匡胤、朱元璋,它只能是李自成第二。
以孙中山为代表中国资产阶级推翻了满清皇朝,
可是,历史并不是那样直线前进

专制是个坏家伙

民主是个好东西。

专制是个坏家伙。

对于专制统治下的国民,“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草一木都是皇帝那老儿的,好歹与我关什么鸟事!“责任”是嘛东西?“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你吃饱了撑着了吧!

什么“言论自由”,腹诽即是杀头死罪,谁敢批评朝政!再说了,填饱肚皮尚且不易,哪里还有说话的气力,留着那口气暖肚子吧!

什么“知情权”,皇帝家的事儿也是该你打听的么?“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不愧是圣人哪,几千年了,历朝历代、形形色色的皇上们都还在翘起大拇指佩服呢,“高!实在是高!”

所以,要什么思想!要什么知识!只要自己吃饱穿暖,“做稳了奴隶”,就已是求之不得了。好处么,就得往自己怀里捞,“见便宜不占,是个王八蛋”,反正是皇帝那老儿的,不拿白不拿,白拿谁不拿!“贡献”,本来就是向朝廷进贡纳献,你以为那是什么好事儿!

贫穷、落后、愚昧、自私——几千年的专制是罪魁祸首!

思想禁锢、严密控制、残酷镇压,即是各种专制制度的特色。

秦始皇堪称专制鼻祖,“百代皆行秦政治”也。

其一,销天下之兵铸十二金人,“弱民”,使人民无力反抗;

其二,焚书坑儒,“愚民”,使人民无心反抗。

试看历代专制统治,尽管花样不断翻新,本质还是这两招,“万变不离其宗”!

赢政老儿借此便梦想万世江山,人民任其宰割,孰知陈胜吴广“斩木为兵”,揭竿而起,天下响应,——

今日何日?

孙中山先生说得好:世界潮流,浩浩汤汤,顺之则存,逆之则亡!

加大政府投入,建立农村广播电视公共服务体系

国务院办公厅〔2006〕79号文件确定了在“十一五”期间消除农村广播电视覆盖盲区、提高农村广播电视无线覆盖水平、构建农村广播电视公共服务体系的目标,明确要求市县政府负责农村广播电视村村通工程的运行维护经费,负责本级广播电视节目无线覆盖的建设资金和运行维护经费。

广播电视的无线覆盖是公益性事业建设,是公共服务、普遍服务,是政府的应尽职责。近些年来,由于政府投入不足等原因,广播电视的无线覆盖严重滑坡,特别是在农村边远地区、贫困山区,有线电视延伸不到,无线信号到达不了。市、县两级广播电视节目覆盖率更低。据估计,我市农村约有200万人看不到洛阳电视台的节目。无线覆盖的不足造成许多农民群众不能像城市居民那样享受基本的公共文化服务,无法实现基本的文化权益和信息知情权益,各级党和政府的政策不能直接同广大群众见面,这种城乡发展的不平衡是影响社会和谐的主要问题之一,是制约农村发展的深层原因之一。对于广播电视公共服务的缺失,广大群众十分不满,反应强烈。

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文化强市,必须重视公益性文化事业建设,必须由政府履行公共服务的职责,加大对广播电视事业的投入,以此保证我市农村广播电视公共服务体系的建立和运行,保证社会全体成员都能享受到公共财政的阳光。

希望市政府加大对广播电视村村通工程的支持力度,把广播电视村村通工程运行维护经费项目列入财政预算,确保我市广播电视村村通工作顺利推进。

希望市政府把我市广播电视节目无线覆盖工程建设资金列入财政预算,尽快解决我市广播电视节目覆盖问题。

希望市政府把我市广播电视节目无线覆盖工程运行维护经费列入财政预算,以确保广播电视不仅村村通,而且长期通。

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又好又快的发展

又好又快的发展,就不是单纯GDP的增长,不是单纯依赖投资的增长,更不是破坏环境、污染环境的增长。我们不能只顾自己挣钱致富,卖了祖宗的家底,砸了子孙的饭碗。现在我们把简单初加工的矿产资源卖出去,将来我们的子孙不知要花多少倍的代价才能买回来。破坏了人类的生存环境,那样的发展有什么用?

坚持又好又快的发展,坚持以人为本,就是要坚持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长远利益。靠卖资源发展,是坐吃山空的败家子;以污染环境为代价,是贻害子孙的历史罪人。作为一方父母官,如果为了自己的政绩,拼家底、卖资源、污染环境,将来在老百姓中只会落得骂名。

我希望:

能不挖、不卖的煤、铝、钼,尽量不挖、不卖,给子孙留点财富。

坚决把小火电、小钢铁、小选矿砍下来,对严重污染环境的小化工、小造纸、小水泥等一定要严查狠罚,决不能纵容杀鸡取卵似的“发展”,宁可GDP增长慢一点,也要给老百姓留下青山绿水、蓝天白云。

加大结构调整力度,切实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大力支持第三产业,着力扶持信息产业和文化产业,努力培育科技创新型企业。把科学发展观、有好又快落实到每个具体项目中。

政府要更多地关注民生,要让社会成员都能享受改革的成果,不能让他们只承担改革的成本,不能以大多数人的利益损失为代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要拿出比扶持房地产开发商更多的热情来关注困难人群,把更多的钱用于解决上不起学、住不起房、看不起病的问题。政府花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首先要用于公共事业,要让全体社会成员都能享受到公共财政的阳光。

国办发79号文确立“四级办”强调公共服务

摘要:国办发79号文件重新确立了我国广播电视“四级办”的格局,明确了无线转播的更新改造资金和运行维护经费由各级政府分级负责的政策,强调了广播电视的公共服务职能,将推动广播电视事业全面健康发展。
9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新时期广播电视村村通工作的通知》(国办发〔2006〕79号)。认真解读,我们就会发现,在这份文件中,有许多新精神、新政策,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重新确立了我国广播电视“四级办”的格局,纠正了前几年削弱县级广播电视的错误,纠正了重城市轻农村、重有线轻无线、重经营性产业轻公益性事业的错误,强调了广播电视的公共服务职能。需要我们深入学习,深刻领会,认真贯彻执行。
一、国办发79号文件中的新精神、新政策
为了说明问题,恕我在这里大段摘抄原文:
国办发79号文件在第(二)条中指出:“从总体上看,目前农村广播电视建设还处于较低水平,广播电视覆盖还存在‘盲区’,一些农村地区还存在收听收看广播电视节目套数少、质量差的问题,农村广播电视无线覆盖效果滑坡严重。农村广播电视发展现状与中央提出的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总体目标、与农村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要求、与农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还有很大的差距,迫切需要进一步加快发展,全面推进新时期‘村村通’工作。”首先从总体上确定要进一步加快发展农村广播电视。
接着,文件在第(四)条中规定:“做好新时期‘村村通’工作的目标任务是,按照‘巩固成果,扩大范围,提高质量,改善服务’的要求,进一步巩固农村广播电视建设成果,完善农村广播电视基础设施建设,大力提高农村广播电视无线覆盖水平,逐步消除‘盲区’,增加收听收看广播电视节目套数,丰富服务‘三农’的广播电视节目内容,建立健全推进‘村村通’工作的长效机制,构建农村广播电视公共服务体系。” 也就是说,今后广播电视村村通工作的目标任务不再只是解决农民群众收听收看不到广播电视的覆盖“盲村”问题,而是扩展为四个方面的任务,并且把提高无线覆盖水平放在了消除“盲区”之前,然后就是增加节目套数,丰富节目内容,构建农村广播电视公共服务体系。这就十分清晰的规定了,进一步加快发展农村广播电视的目标任务不是只要解决“盲村”问题,而且进一步不是只要解决覆盖问题——无线覆盖问题、多看几套的问题,还要增加节目套数、丰富节目内容。靠谁来完成这些任务,理所当然要靠县级广播电视部门,因而就顺理成章地出来了第(十一)条:“按照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要求,建立和完善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加强县、乡(镇)广播电视机构的公共服务职能,建立健全以县为中心、乡(镇)为基础、面向农户的农村广播电视公共服务体系,努力提高服务水平。要积极推进县、乡(镇)广播电视管理体制改革,保障农村地区广播电视事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对于十分关键的由谁出钱的问题,在第(八)条中明确:“省、市、县级政府分别负责解决转播本级广播电视节目的无线发射转播台(站)的机房和设备的更新改造资金。”第(十二)条明确:“按照分级负责原则,地方各级政府负责农村广播电视管理维护机构日常经费,并按有关规定转播好中央广播电视节目。省、市、县级政府分别负责解决转播本级广播电视节目的无线发射转播台(站)的机房和设备的运行维护经费。”在这两条中还明确规定了中央政府负责的内容。
综合这些精神,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份文件再次确立了我国广播电视“四级办”的格局,强调了广播电视的公共服务职能,明确提出农村广播电视公共服务体系要“以县为中心,以乡(镇)为基础”,纠正了削弱县级广播电视事业的错误;强调了无线覆盖特别是农村无线覆盖在广播电视事业中的重要作用;明确要求各级广播电视部门(包括县级)要增加服务“三农”的广播电视节目,而不是减少节目;并首次明确了转播各级(包括县级)广播电视节目的机房和设备更新改造资金以及运行维护经费分别由各级政府负责的政策。
二、新政策将有利于广播电视事业的全面健康发展
近些年,广播电视的发展存在着重城市轻农村、重有线轻无线、重经营性产业轻公益性事业的错误倾向,导致农村广播电视无线覆盖效果严重滑坡,广大农民群众享受不到基本的广播电视公共服务。
例如,在我市有线电视市区(含近郊)入户率已超过75%,数字有线电视入户率也达到了37%。而在人口占77%的农村,虽经十余年的强力推进,光缆几乎通到了所有的乡镇,还有两个县通到了每个行政村,但是入户率仍然不足27%。在我省平原地区,入户率更低。这是因为广大农民群众需要的是首先能够享受公益性的基本广播电视公共服务。而有线电视既有初装费,还有收视维护费,许多地方搞整体转换又大幅度提高了收视维护费标准,很多群众不满意。平原地区架副室外天线就能收到几套节目,所以有线电视的入户率相对就低。而像我市这样大多数是山区的地方,由于近些年来不受重视,无线转播资金不足,设备陈旧老化,有的台还在用八十年代初的发射机,因风雪雷电损坏的天线多年无人修复,运行维护经费短缺,甚至连电费都解决不了,职工工作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有人就说:“他们还能坚守在这里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所以无线覆盖效果严重滑坡,群众不接有线电视就什么都收不到,只好交费接有线电视。为了少花钱,有些人甚至宁愿违规收看卫星电视。农民群众的选择多少有些无奈。这是对政府广播电视公共服务缺失的无奈!
广播电视公共服务的缺失,责任不在基层政府,而在于宏观政策导向的问题。以前基层转播上级节目的资金、经费都是由当地本级负责。像我市的大多数县都是国家级、省级贫困县,县财政连人头费都顾不住。中央、省级电视台不仅有财政的强力支持,而且每年有几亿、几十亿的广告收入,不但要基层无偿地为他们搞覆盖,甚至有的省级电视台还千方百计地挤占下级广播电视的广告市场。加之前几年搞“职能转变”,限制甚至不许县级广播电视办节目,严重挫伤了基层发展广播电视事业的积极性,更不愿向无线转播投入,无线覆盖成了无源之水,滑坡就是当然的了。
政策的合理调整,有利于调动地方政府投资广播电视事业建设的积极性,有利于广播电视事业的全面健康发展。我们盼望中央、省、市政府对于无线转播的更新改造资金、运行维护经费尽快落实到县级广播电视部门,79号通知规定的目标任务能够全面实现,而不仅止于解决“盲村”问题。
三、推广地面无线数字电视要重点扶持农村
国办发79号文件要求:大力提高农村地区的广播电视无线覆盖水平,使广大农民群众能够无偿收听收看到包括中央第一套广播节目、中央第一套和第七套电视节目,以及本省第一套广播电视节目的4套以上的无线广播节目和电视节目。如果采用模拟技术完成这个任务则需要数额相当巨大的资金,而且建设周期相当长,在“十一五”期间不可能完成。
目前,国家已经颁布了强制性的数字电视地面无线传输调制标准,按照国家规划,要借2008年奥运会电视转播之际大力推广数字无线电视,2010年要实现广播电视的全面数字化,最迟在2015年要关闭模拟广播电视。也就是说,明后两年我国推广发展数字无线电视的任务也很重。而数字无线电视覆盖的对象主要在城郊和农村,城市的固定用户已经基本上被有线电视所占领,留给数字无线电视的就是作为新媒体的移动用户,恐怕肯定是付费业务。因此,推广发展数字无线电视,必须首先考虑对农村的覆盖,必须首先开展公益性的基本公共服务业务,必须以政府投资为主,必须首先打牢县级广播电视这个基础。反过来说,“村村通”要实现79号文件规定的目标,也必须本着技术先进的原则采用数字技术。
不过,数字电视不是一套节目一个频道,而是多套节目共用一个频道。因此需要上下各级统一规划、整合资源、协力建设、共同发展。对农村的覆盖,必须依靠基层广播电视部门,必须调动和发挥市、县级政府的积极性,政策必须向下级倾斜。中央、省级广播电视部门切不可作大鱼吃小鱼进而独霸天下的梦,否则,我国的广播电视事业又将是蹉跎岁月。